进城第一课(组图)

周敏看深圳

滨河大道发生车祸,一名行人过马路时被汽车撞飞,当场死亡。

电视里,记者举着话筒采访死者的老乡:这条路是快速干道,没有斑马线,没有红绿灯,为什么他不走人行天桥,一定要横穿马路?

回答的人一脸无奈:我们是乡下来的,不晓得这样过马路。

报纸上,电视里,类似的悲剧每年都有很多:洗澡时门窗紧闭酿成煤气中毒的惨祸;求职者人才市场遭遇骗局人财两空;年轻妈妈推着儿童车在机动车道行走,孩子被卷入车轮丧生。

所有的总结千篇一律:无良房东还在使用直排式热水器,无良中介图谋不义之财泯灭人性,无良司机罔顾安全令人发指,无良……

总结来总结去,好像没什么用。同样的事情总是在上演,引来一阵叹息或愤慨,很快就轻烟般消散。流过的血,只当白流。

除了谴责无良,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做些什么?

做个假设吧:假设你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,初中或高中毕业,第一次进城打工,来到深圳其实每年进入深圳的新人,至少有一半都是这样。走出罗湖火车站那一刻,也许你会有些兴奋,如果看到那句著名的广告语“来了就是深圳人”,或许你会觉得很温暖。可是,接下来呢?

公交车应该在哪里坐?地铁里的自动售票机该怎么用?怎么从罗宝线转到龙华线?那么宽的马路该怎么过?怎么才能找到人行天桥或地下通道?机动车道和人行道该怎么区分?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,一身大汗想冲个凉,燃气热水器该怎么用?第二天起来去找工作,应该从哪里得到求职信息?身上仅有的一点积蓄想存起来,银行里的ATM机又该怎么用?

别笑。对在城里呆久了的人来说,这压根不叫问题。可对那些习惯了在山路上步行、在田野里嬉闹,习惯了左邻右舍鸡犬相闻的年轻人来说,每一个都是横亘在面前的一道坎,是初到这座陌生城市面临的第一个挑战,不是谁都可以轻易通过。否则,滨河大道上的血,出租屋冲凉房的冤魂,我们该如何解释?

深圳是一座巨大的吞吐器。每年,每天,每时每刻,都有无数人进入其中,几蒸几醅,吐出来的,身上已初步打上“城里人”的标签。专家把这个叫做“城市化”,是当下中国社会发展正在经历的关键阶段。据说这是个特别复杂的过程,但相比大气磅礴的北京、高贵华美的上海、韵味浓厚的广州,草根气息十足的深圳似乎更有理由来承担这个责任。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和服务业格局,来自天南海北、不问出身不问出处的各色人群,海纳百川、兼收并蓄的城市性格,就是这座吞吐器优异性能的绝佳保障。

所以,请深圳细心一点,耐心一点,为这些初到城市的人,提供更加周到的服务。他们就是昨天的我们,更是深圳的未来。请帮助他们上好进入城市的第一课,帮助他们安身立命,开创自己的人生和事业。也许几十年后人们津津乐道的,不仅仅是深圳又出了多少伟大企业,创造了几许经济辉煌,而是那些风云人物能够骄傲地说,看,当年我的第一张地铁乘车卡,就是在深圳买的。

羊城晚报记者 周敏